两千年后,魔族果然蠢蠢欲动,而可怜的李察却转生在昔日五英雄之骑士之王凯迪尔不知几代的不肖子孙理查王子身上。
牧师之国的姬神公主,为了祖国免受魔族威胁,提前完成与理查王子的婚约,却发现这个理查王子似乎和以前的那个纨裤子弟" /> 英雄转生by烟酒生全文_李察,艾米莉小说在线阅读 - 笑翻你小说网 365体育投注群_365皇冠体育 ios_365bte体育投注
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英雄转生

英雄转生

英雄转生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9-22 13:15

评语:大气好文,文采斐然,辞藻华美,文笔很好,情节设置的很合理,画面波澜壮阔,可歌可泣, 每个人写的有血有肉的。超级棒的!

标签: 玄幻仙侠
《英雄转生》是烟酒生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玄幻小说,讲述了李察,艾米莉之间的精彩故事。"灭魔族、平天下的五英雄之一,盗贼之王李察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还是被其他四位英雄强行送到了两千年后的未来。因为按照五英雄之光明王的预言,两千年后魔族再起,危机更胜如今,那时的人类需要李察王的帮助。
两千年后,魔族果然蠢蠢欲动,而可怜的李察却转生在昔日五英雄之骑士之王凯迪尔不知几代的不肖子孙理查王子身上。
牧师之国的姬神公主,为了祖国免受魔族威胁,提前完成与理查王子的婚约,却发现这个理查王子似乎和以前的那个纨裤子弟子弟不太一样了……
寻找昔日老部下的子孙做为助手、恢复自己当年强悍的力量,这一切成了李察的当务之急。
两千年前的盗贼之王、两千年后的纨裤子弟,李察王注定再次拥有更加不可思议的成就。"

精彩章节

李察将泰达罗从地上拖了起来,胡乱的将他衣服整理、整理,就这样拖着他径自出了黄金餐厅,坐上马车,在巫敌的指引下向帝都东南角驶去。

巫家坐落在一片民巷之中,家门并不显赫,无非是连续十几件略显粗陋的民房而已。只不过所有的房间被围在一道围墙之中,当中开着一座古朴的石门。

泰达罗的马车就停在那石门前。

李察夹着泰达罗跳下马车,装作醉醺醺得斥退了车夫,几个人就来到那石门之前。

李察抬头看去,却看到石门上面正中央雕塑着一个圆形的徽章。徽章显得有些简陋,里面只有一把匕首和一个口袋的模样。

别人看到这徽章也许会嗤之以鼻,但是却瞬间唤起了李察的一段回忆。

当年五英雄缔造了人类大陆的五大帝国,自己和那四个家伙凑在一起商量了一天一夜,终于定下了五大帝国的徽章,而这简陋的匕首和乾坤袋,则正是李察帝国的徽章!

想不到两千年之后,这个已经离开李察帝国的家族,还保留着当年自己随意创作的徽章。

李察虽然带着不满而来,但是看到这徽章之后心情便变好了些。

他看看左右没人,便拽着泰达罗的衣领,如同拽死狗一样拖着泰达罗大剌剌的跨门而入,如同进了自己家门一样径自向里面走去。

巫家的族人都清一色穿着灰色的衣服,看到李察这个不速之客不问青红皂白地闯进来,都莫名其妙。不过想要向前阻挡的巫家人,却先看到了死狗一样的泰达罗,然后又看到了一脸茫然跟在李察身后的巫敌,再然后发现帝国公主姬神竟然也跟在后面。

巫家的人顿时迷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察一路登堂入室,气势汹汹地直奔族长的房间。

就在李察将要跨入巫家族长的房间之前,从身后急匆匆追上来十几个老迈的巫家人来。

站住!什么人敢擅闯族长的房间!为首的老者沉声喝道,瞪着豹子一样的大眼,张开双手拦在李察的面前。

他看上去

李察看了眼这差不多七十几岁,有着满头红褐色蓬乱长发的老者,然后回眸望着巫敌脸带微笑。

红头发老者的怒火顿时被引向了巫敌。

你这小兔崽子想气死老子吗?族长前几天怎么说的?巫家人一月内禁止踏出家门一步!你这小子难道自以为是族长的儿子,就能为所欲为吗?指着巫敌的鼻子痛骂之际又看了看李察手中的泰达罗,红发老者跳脚怒吼:谁让你把他带进来的!族长不是说过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吗?

烈火师祖,都是阿敌的错……窘迫地站在李察的身后,巫敌低着头,声音开始颤抖,显然情绪十分激动,不过阿敌实在不忍心看父亲遭罪了!您……您不是不知道父亲发作的时候是多么痛苦,而泰达罗手中还剩下一枚雪莲……阿敌……阿敌这才擅自踏出家门……

混账!红发老者烈火疾言怒吼:你这是违背族长的命令!难道你想活活气死他吗?你给我滚!我念在你是出于孝心就不惩罚你,但是从今天起你到惩戒室面壁一个月,绝不允许踏出房门一步!

是……巫敌低头嗫嚅道。

呃……那个……你关不关这小子无所谓,不过我想见你们巫家族长一面,不知他老人家是否肯赏光?李察如同路人甲一样抬起手,笑眯眯的说道。

你是谁?红发烈火猛地转过头来,怒视着李察。这老头看上去年近古稀,但是性格仍如同他的名字一样火爆十足,似乎从来不会低声说话。

您看姬神公主在这就应该猜得到了……微微一笑,李察自报了家门,我是凯迪尔帝国的理查德王子。

烈火看了看李察身后的姬神,又看了看李察,脸上顿时露出轻蔑的表情,冷哼道:真是暴殄天物……

李察鼻子险些气歪了,心想这烈火虽然性子耿直,但是说起话来,真是让人下不来台呢……

他转身看向姬神,却见姬神的脸上也忍不住带上笑意。

李察苦笑着挠挠头,对姬神和林克道:我和巫家有些私人恩怨,不如你们两位到门口那里等等我?

虽然不知道从来没来过伊莉萨帝国的李察,和这名不见经传的巫家何来什么恩怨?但是林克和姬神却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于是两人转身顺着原路返回,片刻后消失在院墙外。

听到李察说他与巫家有些私人恩怨,烈火自然而然的认为李察是来寻仇的。

你小子疯了吗?怎么能把仇人引上门来!再度向巫敌怒吼,烈火又瞅了李察一眼,脸上却又露出困惑的表情来,你与我们巫家哪个有仇?

对烈火这家伙的蛮缠实在没辄,李察于是胡乱一指族长的房间,我和他有仇!叫他来见我!

烈火顿时勃然大怒,指着李察的鼻子骂道:族长大人几乎十年没有离开帝都半步,近几年来更是身染重病从没离开家门!你这小王八蛋现在才有几岁,还敢诬陷我们族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烈火猛地一招手,顿时一片淡红色的粉尘向李察当头罩去。

那是他的独门秘术──烈火焚身。只要被这特制的粉尘笼罩住,浑身都如同被真火灼烤,虽然不足以致命但却让人痛不欲生,整治李察这样可恶的家伙正合适。

然而令烈火吃惊的是,面前这个貌不出众的年轻人只是螺旋形的晃动左臂,顿时在他身前彷佛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旋风,自己的烈火焚身粉末,顷刻间被他卷成一碗口大的一团。

李察再一抖手,随手将粉末甩到了烈火身后的一个白发老者身上。

那粉末一到那老者面前顿时炸得满天都是,而紧接着那老者,如同被人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惨叫着跳了起来,他拚命的拍打着沾满粉末的皮肤,就像被烧烤的猴子。

死烈火,还不给我解药!那老者连声惨叫,指着烈火的鼻子破口大骂。

烈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手忙脚乱地伸手到怀里拽出一个小玻璃瓶来,从中掏出解药塞到那老者的嘴里,那老者这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李察的这一招固然令大家吃惊,但也同时激怒了巫家的长老们。

一瞬间,以烈火为首的巫家长老们将李察团团围住,五颜六色的毒雾冲天而起,更可怕的是无数毒虫从地下爬了出来,有尺长的蜈蚣也有蚯蚓一样的毒蛇,全都是五彩斑斓剧毒无比。

顷刻间,空中充满了腥臭、清香交杂的味道,让人直欲呕吐。

而此时李察竟然丝毫没有任何动作,他就抱着双臂若无其事的站在中央,各式各样的毒气被他吸入腹中,又原封不动的吐了出来,而那些毒虫竟然对他视若无睹,有几条小蛇甚至舒服地趴在他的脚背上昏昏欲睡起来。

巫家的长老们都傻了眼,他们什么时候碰见过这样邪门的事情?烈火更是怒火填膺,他奶奶的!毒不死你,老子我捅死你!

宛如凶神恶煞地咆哮着,烈火猛地从怀中拽出匕首向李察扑了过去!

忽然──

算了……都住手吧!让理查德王子进来。从族长的房间中,传来一道极其虚弱的声音。

老烈火闻声顿时停了下来,愤愤不平的将手中匕首猛掼在地上,如同斗鸡一样恶狠狠地盯着李察,彷佛想用目光将其碎尸万段。

李察向烈火耸耸肩,抢在这老人家发狂之前拖着泰达罗跨入了族长房间的房门。巫敌和烈火等长老也连忙跟着鱼贯而入,气势汹汹地站在李察的周围,以免这古怪的家伙对族长不利。

偌大的族长房间内,只放这一张chuang和一把椅子,连一张桌子都没有,而chuang上也没有被褥,只是光滑如镜的一张大理石平板chuang,一个如木乃伊般的人正平躺在上面。

如果刚才不是有人在房内说话,任何一个人看到chuang上的人,都会以为那不过是一具死尸。

李察拎着泰达罗径自来到石chuang前,将泰达罗随便仍在chuang边,探头看向chuang上躺着的巫家当代族长。

那已经很难被称作一个人。因为他浑身上下的毛发都已脱落干净,身体枯干得只剩下皱皱巴巴的黑色皮肤,脸部更是瘦得只是一副皮包骷髅,整个人,就好像被火灼烧了一样几乎成了一截焦炭。

从外观上,李察根本看不出这人的年纪。

他就像一块死沉的焦岩,唯一透出一丝生命力的,是那双眼睛,虽然昏黄无神但却仍然能够转动。

理查德王子远道而来,我巫程翔不能起身恭迎,请恕我怠慢了。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chuang上那人淡淡地看了眼李察,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

不必客气。李察冷笑了一声,直接开门见山的指着泰达罗问道:想必族长大人认得此人吧?

王子殿下是在开玩笑吗?巫程翔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语气却显得十分淡定,既然殿下带着泰达罗公子前来,没道理不知道他的身份。

李察冷笑,这位泰达罗公子正在谋划一场巨大的阴谋,不知道族长大人知不知道?

昏黄的双眼默默的注视了李察半晌,巫程翔最终叹息了一声:看来理查德王子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一月前泰达罗的确来找过我,说想借助我巫家的力量谋反……

巫程翔的话引起一片大哗,烈火率先冲到巫程翔的chuang前大声问道:族长大人,您说什么?黄金家族竟然想谋反吗?

巫程翔艰难的点点头,黄金家族非但想要谋反,更可耻的是泰达罗竟然和魔族相互勾结!我巫家虽然没落,但是却不至于沦落到和魔族为伍的地步,于是我当即拒绝了他,也随即下令巫家人绝不允许踏出家门一步。

李察忽然冷笑了一声,抖手将巫咸从乾坤袋中甩了出来。

巫家人都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巫咸是怎么出现的?而巫咸也震惊莫名,当看到李察和族长竟然同处一室的时候也知道大事不妙,于是连忙跪倒在巫程翔的chuang前,浑身瑟瑟发抖。

巫咸?巫程翔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巫咸,显得有些激动的道:你这段时间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一直没有你的音讯。

巫咸嗫嚅着说不出话来,惶恐不安地低下头去。

你们巫家这位得意的族人,可险些就要了缪斯女皇的命呢。嘴一撇,李察冷哼:你刚才信誓旦旦的说拒绝了泰达罗的邀请,难道就不能好好的约束自己的族人吗?

巫咸,理查德王子说的可都是真的?巫程翔颤抖着声音问道。他的脸孔虽然很难浮现出表情,但是那双眼睛中却明白地流露出愤怒的神色来。

巫咸不敢说话,只是默默的点头。

还有你这位儿子,刚才可是用金花蛊对付我们这些可怜的家伙呢!我倒要问问你,为了你一人的性命,难道就要置伊莉萨帝国的人民于不顾吗?指着巫敌冷笑,李察没等巫程翔发作再度责难,如果让泰达罗这样的人成为皇帝,伊莉萨帝国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应该可以想象吧。

巫程翔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当看到巫敌缓缓跪倒在自己面前后,那目光逐渐变得绝望起来。

你……你……你真的去帮助泰达罗了?巫程翔浑身剧烈地颤抖着,那枯干的身体竟然冒出一丝丝淡淡的青烟来,一股烤焦的味道弥漫出来。

族长……烈火等长老惊慌失措地扑到巫程翔的chuang前,巫敌更是大惊失色,父亲……你别激动……

都给我滚!巫程翔几乎要疯了,他赤红着眼睛,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指着巫敌,你……给我跪下!

巫敌连忙跪倒在地,几乎全身匍匐在地面上。

你这个……这个混蛋!我没你这个儿子!巫程翔激动得想要坐起来,但是浑身冒出的青烟越来越多,他并没有坐起来而是佝偻成虾米的形状,痛苦不堪。

殿下,请您将那朵雪莲赐给我的父亲吧……巫敌的泪水顿时流了出来,匍匐着来到李察的面前,抱住他的小腿哭道:我罪行深重,要杀要刮全屏殿下。但是我的父亲绝对不知情,请您行行好吧。

住……住嘴!强忍着痛苦,巫程翔怒吼:我……我不要那雪莲……你还要*用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烈火!

在!烈火连忙来到巫程翔的chuang前。

替我杀了这个不孝子!巫程翔回光返照一样的怒吼着,嗓音忽然变得很洪亮。

这……烈火迟疑了,巫敌是巫程翔的独子,从小被族长和长老们如同众星捧月一样长大,谁忍心将其处死?

杀!我巫家一门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私通魔族的叛徒!巫敌不配做巫家的子孙!杀!杀!颠来倒去地说着杀字,巫程翔身上的青烟越来越多。

殿下,请您把雪莲赐给我父亲吧……巫敌泪流满面的跪在李察面前,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父亲他熬不过太长时间了,之后我立刻谢罪自杀,绝不食言!

李察淡淡地看着巫敌,一挥袖,雪莲在手中绽放开来,雪莲是世上最纯洁之物,怎么能给私通魔族的家伙使用?这是玷污!

轻轻用力,将手中的雪莲一点点碾成粉末,李察轻吹一口气,那稀世的珍物顿时烟消云散。

这一幕,如同晴天霹雳一样震得巫敌茫然无语。

他无力的跪坐在地上,看着李察的指尖任凭泪水流遍前%,目光中有绝望、愤怒和一丝悔悟。

毁得好!chuang上的巫程翔哈哈大笑起来,神态凄厉,我又有什么脸面去见巫家的列祖列宗?愿我死后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见祖先的英灵!

哈哈哈──父亲,儿子对不起你!这就比你先走一步,到阴间再去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吧!忽然疯狂大笑,巫敌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向自己的*前刺去。

烈火等人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即将上演,但是却也无力阻止,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恐惧的呼喊。

佝偻着身子的巫程翔背对着巫敌,早已枯干的眼眶中却破天荒的湿润起来。

就在巫敌的匕首尖端几乎已经刺破%膛的时候,两根手指忽然凭空出现在刀脊上,轻轻一捏──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那匕首就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再也难以动弹。

巫敌原本已经闭上双眼,这时连忙睁开眼睛,却见李察正看着自己,淡然微笑。

你……巫敌不知所措地看着李察,不知这莫测高深的王子殿下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姑且原谅你是因为你父亲而帮助泰达罗,而且刚才在黄金餐厅,你也算是悬崖勒马。希望你能知道机会得来不易,以后好自为之。李察肃然道,语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令巫敌竟不知不觉地点了点头。

巫程翔这时也转过身来,诧异地看着李察没有说话。

李察则转过身来看着他,忽然笑道:你落得今天这步田地,是不是因为想要修炼你们巫家的绝命蛊?

一句话犹如石破天惊,巫程翔险些从石chuang上窜了起来,你……你怎么会知道绝命蛊?

绝命蛊?族长你竟然在修炼绝命蛊?烈火愕然瞠目,而巫敌和其他长老也大惊失色。

的确,我冒险修炼绝命蛊已经十五年前的事情,在最关键的时刻却功亏一篑,反而被绝命蛊反噬其身。长吁了口气,巫程翔神色凝重的望着chuang前的年轻王子,不过,理查德王子你是怎么知道绝命蛊的事的?就连巫家人也不知道我这病是来自于绝命蛊,你又怎么可能知道?

这个稍后自然你就明白了。李察神秘地笑笑,然后伸手从怀中的乾坤袋中掏出仅存的那颗大还丹来,顿时散发出一股清香,满屋清冽。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上古奇药大还丹吗?巫程翔惊呼失色。这巫家族长显然也是极其识货的人,一见大还丹那古朴的蜡封皮便知底细。

算你识货。李察微笑着道,拿着大还丹坐在了巫程翔的身边。

他先前已吞下了一颗大还丹,再次服用的效果已经不大,而这大还丹却正是天下毒药的克星,那绝命蛊也不在话下。

你……你要把大还丹给我吃?巫程翔感到一阵阵的眩晕。李察态度转变得太快,实在令他费解。

你应该知道大还丹能够把你治好。李察拿着大还丹在巫程翔面前晃动。

不过大还丹珍贵无比,王子殿下怎么肯割爱?难道……巫程翔略一沉吟,神色顿时警戒起来。他想起了理查德王子的风评是何等的不堪,难道这家伙的目的和泰达罗一样,也是想要利用巫家?

少啰嗦。李察没好气地哼嗤了声:要不是看在巫老大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你们这些巫家的不肖子孙。

巫老大?巫程翔正迟疑着,却见李察似乎要把大还丹硬塞到自己嘴里,连忙摆摆手,一颗太多了,半颗就够!

哦──李察也没多说,剥去蜡封之后,掰下半颗大还丹来塞入巫程翔的口中,同时单手轻抚他的%.口,以内力帮助药力划开。

满屋子的巫家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巫程翔。

只见他的身体先是开始变得有些血色,继而早已干瘪了数年的肌肉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皮肤一片片的脱落,取而代之的则是嫩。白的皮肤……

原本已经回光返照的巫程翔,在食用了半颗大还丹之后逐渐地恢复了正常,一刻钟后,巫程翔终于恢复了原貌,赫然是一个四十几岁、浓眉大眼的汉子,和刚才那幅枯干的木乃伊相比实在天差地别。

一时,满屋子的巫家人都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巫敌更是激动的瑟瑟发抖、险些昏倒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仙侠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仙侠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