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翻你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画尽天下

画尽天下

画尽天下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9-22 13:17

评语: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小说,炫丽清新,颇有韵味。结构完整,笔灵心慧,极富诗意。情节设计没得说,超爱!!我要给作者大大的赞!

主角罗宾,卡萝从画尽天下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玄幻小说,作者深厚的文笔功底,对人物性格描述的极为细腻,千年前的冰融大灾似乎又将降临在芙拉沃大陆,北方冰原的冰盖迅速融化,恐怖的荒鬼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曼陀罗主国的四叶草家族族长们为了召唤千年前的强者||神秘的异界魔法师而打开远古法阵,却没想到令年幼的罗宾卷入法阵,从此变成一个白痴?

谁也不知道,罗宾被异界魔法师选中成为传人,从此在大唐异界历经了绝世武者和绝代画匠两代为人,等到再次回到芙拉沃大陆却已经物是人非。父亲罗德里格率领玄黑之叶魔法师军团,为了抵抗荒鬼而在北方冰原失踪,但北极城中却充满了流言蜚语,认为罗德里格畏惧荒鬼而逃亡。罗宾决定孤身潜入危机重重的北方冰原,寻找父亲的踪迹。

虽然目前只得到异界魔法师传承下来的天地器灵功法中的灵字篇,但是罗宾凭借来自大唐异界的内力和武技却拥有了昔日难比的强横力量,他手持魔蚊口器魔杖,画出种种凶猛野兽,即便面对重重风险也勇往直前……

精彩章节

狮尾山魈以极快的速度冲出森林,眼前便是那巨大的堤坝后侧了。堤坝与森林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在凸凹不平的峡谷底部高低错落的建造了许多简陋的木房,几条简单的石板路贯穿其间,处处显露着人们生活的痕迹。

而这时,原本应该如同世外桃源的村落却陷入疯狂的战火之中,虽然罗宾在森林中不过停留了片刻时间,但堤坝的东侧角落已经被彻底攻陷,数以百计的野人挥舞着简陋的兵器一拥而入,好像一群蝗虫一样扑入了村落之中。

在村落之间的低洼处聚集了许多老弱妇孺,面对着穷凶极恶扑来的野人,许多孱弱的老人将女人和孩子拦在身后,脸上带着决死的悲壮凝视着敌人。这些冰原的遗族都拥有坚韧得如同钢铁般的神经,即便是面对死亡都没有露出任何怯懦的表情。然而没等野人们展开屠杀,从堤坝上便窜下五六个强壮的身影,为首的是一个面色稚嫩但却身材魁伟无比的大男孩,看起来似乎和罗宾差不多的年纪,但却比罗宾高了两个头还不止。

雷克!杀了这群野蛮人!人群中有个中年妇人怀中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凛然不惧的喊着。

所有的女人和孩子都依偎在她的身边,看起来在村落中身份极高。

知道了,母亲!我把这些杂碎剁碎了喂狼!那少年战士大吼着,挥起手中恐怖的双手大剑狠狠的冲入野人群中。

顿时一片血光四射,野人们在几个战士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双手大剑在敌群中闪烁着潋滟的毫光,顷刻间便砍翻了十几个野人。这少年战士竟然拥有强悍无比的战力,北极城的伯格、诺曼之流根本难望其项背!区区五六个战士便如同中流砥柱一样拦住了野人的攻击,但可怕的是野人数量太多,堤坝上的缺口仍未堵住,在雷克面前的野人数量急遽增多。

黑魔法师的魔力似乎足以覆盖整个村落,那些被斩杀的野人在片刻后又生龙活虎的跳了起来,以鲜血淋漓的尸体悍不畏死的继续冲向雷克等人。场面顿时一片混乱,女人们纷纷挡住孩子们的双眼,生怕眼前这可怕狰狞的一幕对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创伤。

忽然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却原来是十几个野人绕过了雷克等战士,从一侧狠狠的扑向老弱妇孺。他们似乎认准了雷克的母亲,在砍翻了几个试图阻拦的老者之后如同虎入羊群冲到了母女两个的身边。

母亲!雷克睚眦欲裂的想要飞身回来解救,但远水解不了近渴,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野人狞笑着举起手中的石锤狠狠的砸向母亲怀中的女孩!雷克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浑然不顾一个野人一刀斩在他的左臂之上,带着一溜猩红的鲜血扑向人群。

我杀了你!雷克猛的将双手大剑射向那野人,不过中途却被两个野人合力以长刀拦下。

雷克母亲冷冷的看着那野人满是刺青的恐怖面庞,脸上没有丝毫怯意,只是将怀中的女孩向远处抛去,顿时有几个妇人接住了她的女儿。雷克的母亲宁可自己惨死,也不希望看到年幼的女儿被砸成肉饼。在一片惊呼声中,那沉重的石锤几乎就要落在她的头顶。

忽然,一个浑身血红的恐怖怪物陡然出现在那野人的面前,长长的怪脸上满是无穷的凶光。它猛的握住石锤的锤柄,竟在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的扛住了野人沉重的锤击!野人显然被那怪物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却认出那怪物竟是罕见的狮尾山魈!只不过他此生还是第一次看到浑身血红的狮尾山魈,正诧异的时候却骇然看到了一张满是獠牙的血盆大口。

人们惊恐的看着那狮尾山魈猛的一口咬住野人的脖子并疯狂撕咬着,那野人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眼珠死死的翻向上方。大量的鲜血四处迸散,那狮尾山魈赫然用强壮的四肢将那野人撕成了碎片!野人的尸体四分五裂,就算黑魔法再恐怖也不可能将其重组起来了。

雷克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随即他发现有一个亚麻色头发的瘦削年轻人正飞快的从森林的方向疾驰而来,一根好像竹签一样的棍子在他手中以极快的速度颤抖着,而半空中好像变戏法一样陆续出现了数十头雄壮而通体血红的狮尾山魈,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吼冲向了野人们。

惨烈的屠杀随即展开,那些狮尾山魈本来就是冰原异种,当它们成群结队的时候就算是最强悍的冰原狼群也要闻风而逃。野人们虽然人数众多,但在数十头狮尾山魈的冲锋下硬是被撕的七零八落、鲜血横飞。

转眼间雷克等几个少年战士的面前已经一片鲜血泥泞,四处都是残肢断臂,没有任何一具完整的尸体!而更令雷克惊讶的是,那个瘦弱的少年赫然如同疾风一般从他面前一掠而过,狠狠的撞入野人群中。

一瞬间那少年所展现出来的疯狂远远超过了狮尾山魈!野人们在他面前都好像是干枯的芦苇,而那少年的双手双脚则如同镰刀。在他身后赫然出现一条狰狞的血路,转眼间他便已越过了狮尾山魈,顺着野人涌来的方向冲向了堤坝的缺口。

跟我来啊!雷克振奋的挥剑大吼,根本不看手臂上深可见骨的刀伤,飞快的向那少年背后追去。他身后的几个少年也欢呼一声紧随其后。几个少年和一群凶恶的狮尾山魈好似一道血红的利刃,狠狠的刺入野人们的队伍,再次将堤坝上的缺口迅速填补住。

堤坝上只有区区不足两百人的成年战士,堤坝的失守原本已经令他们感到了绝望,然而这峰回路转的一幕却顿时令他们大声欢呼起来。

烈日横空!战士们欢呼的仍是千年前烈日古国的战斗口号。

人群中一个身材魁梧雄壮,浑身遍布鲜血的中年男人大步流星的来到堤坝东侧,看着那瘦削少年恭敬的双手抱于*前施以古礼,诚恳的感谢道:我是克劳德,这个部落的族长。感谢您拯救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从今后,只要您开口,克劳德愿意以生命为代价报答您的恩情。

雷克噗通跪倒在少年面前,任凭鲜血溅落满地眉头也没皱一下,洪声道:您救了我的母亲和妹妹,也救了部落里的老老少少,我雷克无以为报。如果您是魔法师的话,肯定需要骑士仆从,雷克愿意成为您一生最忠诚的仆人!

罗宾连忙将雷克拽了起来,微笑着握着他的大手,道: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反倒要万分感谢你们父子的大恩大德呢。

克劳德和雷克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克劳德淳朴的笑道:尊贵的恩人,您认错人了吧?

罗宾不禁莞尔,目光看向那茂密的森林,柔声道:那里的魔法军团首领罗德里格是我的父亲,您信守承诺守护了他们两年,相比这份恩情,我刚刚所作的不过是杯水车薪啊。

哦?您是那位魔法师的儿子?克劳德大喜过望,冲过去抓住罗宾的肩膀大笑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您的父亲是我克劳德一生最敬佩的人,他慈悲的行为才是可歌可泣,我们不过做了我们应该做的而已。

罗宾能听出克劳德言语中的诚恳,于是更加钦佩这淳朴而耿直的长者。他与克劳德拥抱了下,笑道:希望您也能视我如同儿子一样。说着他看向雷克,道:从此你我就是兄弟,不要再说仆从不仆从之类的话了。雷克憨厚的一笑,却未置可否。

堤坝外野人仍在疯狂的咆哮着,罗宾从堤坝上向下看了眼,道:黑魔法师应该藏身在野人之中,克劳德大叔您发现他的踪迹了吗?

克劳德冷哼了一声,拉着罗宾来到堤坝边缘,指着野人们中央的位置道:看见了吗?就在那里。被一群强壮野人保护的就是。

罗宾顺着克劳德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在密集的野人群中,有数十个野人始终岿然不动。在他们中间,一个苍老的老者手持着惨白的骨杖站在一颗巨石之上,那根骨杖顶端的骨瘤隐约发出蒙蒙的灰白色光华,即便远在百米之外也能感受到那光华中蕴藏的邪恶力量。

和罗宾想象中的黑魔法师不同,这老者更象是个苍老的野人。瘦骨嶙峋的身子半裸着,腰间只围了肮脏的兽皮。满头稀疏灰白的长发在峡谷的罡风中凌乱的飞舞着,枯瘦如鬼的面庞上有一双毒蛇般的橙黄色双眸,看上去却和荒鬼有些相似。

就是这个家伙使用了禁忌的死亡魔法,控制野人部落攻击我们。克劳德冷厉的沉声道:可惜他站在我们的弓箭射程之外,否则一定要先斩杀了他才能化险为夷。

交给我吧。罗宾淡淡的笑道,迈步跨上了堤坝边缘的木栏。

克劳德和雷克顿时慌了,父子两个同时拽住了罗宾的手,克劳德惊讶的道:孩子你要去送死吗?那些野人可不是摆设,尤其他身边的那数十个野人更是最强悍的百噬勇士啊!

百噬勇士是怎么回事?罗宾困惑的问。

雷克连忙解释道:你没看到野人们脸上的刺青吗?每一道刺青便证明他斩杀并活吃了一个敌人!百噬勇士便是杀食了超过百人的野人啊!

罗宾这才恍然大悟,仔细看那黑魔法师周围的野人,果然脸上已经刻满了刺青,有的因为没地方刻竟然已经将刺青延伸到了%膛!

真是未开化的野蛮人!罗宾厌恶的冷哼了一声。然后看向克劳德微笑道:不过您也说了,必须杀了那黑魔法师才能化险为夷不是吗?否则这场战斗我们绝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

说着他的双手好像灵蛇一样蠕动,竟轻而易举的挣脱了克劳德父子两个的手掌,随即纵身向堤坝下方跳了下去。

堤坝上顿时响起一阵惊呼,克劳德和雷克满脸骇然的探头向堤坝下看去。而身边呼啸声风,数十头血红的狮尾山魈咆哮着跟在罗宾背后冲下堤坝。随着罗宾内力与魔力的迅速增长,他所画出的魔物已经能维持超过两分钟的时间,这些狮尾山魈至今仍未消散!

堤坝下顿时扬起凄艳的血花,罗宾率领着数十头狮尾山魈好像一把滚.烫的烙铁刺入了黄油之中,纵横披靡、势如破竹。无数野人猝不及防,被这支特殊的队伍杀得鬼哭狼嚎。

那些狮尾山魈继承了凶猛暴烈的性格,在野人中展开恐怖的杀戮,所经之处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这也顿时引起了远处那黑魔法师的注意,他发出一阵古怪的嚎叫,顿时有二十几个百噬勇士带着大批的野人向罗宾冲了过去。

一头狮尾山魈冲得极快,正撞上一个百噬勇士。那满脸刺青的家伙发出恐怖的怒吼,竟双手分别抓住狮尾山魈咬来的血盆大口,双臂肌肉坟起竟将其脑袋撕成两半!一阵血光闪过,那狮尾山魈化为乌有,四周顿时响起野人们欢呼雀跃的咆哮之声。

然而没等那百噬勇士举起手臂欢呼,一个瘦削的身影便陡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人猛的伸手探入那百噬勇士张开的口中,狠狠的抓住他的上颚,随即猛的一扭,那百噬勇士就感觉天旋地转,整个魁梧的身躯仰天跌倒在地。而那人则一脚踏住他的%.口,单臂用力猛的将他半颗脑袋撕了下来!

鲜血混合着**的脑浆撒落满地,四周野人的欢呼声嘎然而止,就好像欢呼雀跃的野鸡被人猛的捏住了脖子发出怪异的声音。那惨烈和恐怖的一幕令凶残成性的野人也恐慌无比,看着那瘦削的年轻人露出无比恐惧的表情。

**啪!随着一连串炸响,数十个狮尾山魈在残杀了最后一批野人后完成了它们的使命。罗宾则将鲜血淋漓的手在那野人尸体上擦了擦,随即掏出魔蚊口器魔杖在空中继续勾画起来。随即一阵腥风荡起,数十只身躯庞大的独角森蚺从半空中扭曲着砸落下来,顿时将密集的野人砸得血肉模糊。那血色森蚺扭动着庞大的身躯继续向前狂突,造成的杀戮更远在狮尾山魈之上。

苍天啊!那孩子真的是魔法师吗?克劳德在堤坝上瞪圆了眼睛惊叹着。

雷克和几个少年战士却看得眉飞色舞,指着那蛟龙一般的数十只森蚺大笑道:对!绞死他!咬死他!拍死他!堤坝上的气氛顿时被他们的欢呼而感染,两百多战士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在峡谷内如同滚滚春雷一样轰轰发发的轰鸣着。

那黑魔法师面带惊恐,将身边所有的百噬勇士都派了出去,同时将骨杖指向罗宾口中默诵古怪的咒语,随即一道灰光闪电般射向了罗宾。

罗宾凛然不惧,将魔杖指向那灰光,口中极快的唱诵魔咒,随即顿时一道白色光芒电闪雷鸣般迎了上去,两道光华在空中发出水火交融的哧哧之声,顷刻间全部烟消云散。

人类的魔法师!那黑魔法师终于发出罗宾能听懂的声音,就好像铁铲在锅底摩擦而发出的刺耳噪音。语气中充满了恐惧和惊慌。

阻止他!杀了他!黑魔法师声嘶力竭的狂吼着,数十个百噬勇士也疯了一样的扑向了罗宾。

然而即便以百噬勇士的勇武却也难以抵挡势如破竹的罗宾!他展开身法,如同灵蛇一样在密集的人群中穿梭着,十八个强悍荒鬼摆下的十八铜人阵都无法奈何他,更何况面前这些战力远逊荒鬼的野人!

他展开分筋错骨之术,几乎是以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气势一路杀向黑魔法师,数十头血色森蚺纵横无敌,好像一团汹涌澎湃的烈火一样碾过敌群,令罗宾没有后顾之忧。

陡然间,罗宾冲天而起,如同鹰隼一般猛的落在那黑魔法师的面前。那黑魔法师慌乱中竟用骨杖当作武器砸向了罗宾的脑袋,罗宾冷笑了一声,一把握住骨杖轻轻用力便将其捏成粉碎。随即他弓步挥拳,一记冲天重拳正击中那黑魔法师的下颚。那黑魔法师本来就老迈不堪,如何经受得住罗宾这充满怒火的老拳,于是连闷哼都没发出一声,那颗苍老的头颅便化作肉酱,鲜血砰然飞溅满天。

随着那黑魔法师被罗宾一拳轰杀,野人中起码有一半轰然栽倒在地。那些都是靠黑魔法才能战斗的亡灵战士,随着黑魔法师的死亡再也没了生机。而堤坝上响起烈日战士们的怒吼,克劳德和雷克率领着所有的战士好像下山猛虎一样冲下堤坝扑向大批的野人。这些烈日战士都拥有以一挡十的战力,战争爆发以来饱受黑魔法的折磨,这下顿时释放出满腔的怒火。

野人们顿时溃不成军,再加上那数十头血色森蚺分散开来大肆屠杀更是令他们精神几乎崩溃。于是随着第一个野人望风而逃之后,所有的野人都发出怪叫四散逃窜。大峡谷内满是狼奔豕突的野人,克劳德和雷克则在其后痛打落水狗,一瞬间杀伤野人无数,一直追出数百米开外才收住阵型退了回来。

克劳德紧紧握住罗宾的手,激动的语无伦次。一群烈日战士也将罗宾团团围住,随着雷克发出阵阵欢呼之声。众人簇拥着罗宾回到部落之中,那些老弱妇孺也向罗宾露出了亲切的笑容,女人们纷纷跑回家中翻出平日里舍不得吃的腌肉和美酒,淳朴的一股脑摆在罗宾面前。罗宾从每一张面孔上都感受到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对自己的感激,于是也不推辞,便和克劳德与雷克等人大快朵颐起来。

一场酣畅淋漓的赛酒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村民们干脆在村落中央的低洼地拢起篝火彻夜狂欢。这一夜罗宾醉得很彻底,以至于第二天一清早醒来的时候仍感觉头疼无比。克劳德的夫人早已为他准备了醒酒汤,喝了汤之后罗宾才算稍稍清醒了过来。

罗宾还要急着去南极城请蓝道夫,于是当即向克劳德父子告辞。雷克却坚持要随罗宾同去,他虽然口中不说,但罗宾却明白雷克是认死理的性格,现在是真把自己当作效忠的主人了。

他连连推辞,雷克说什么也不肯放弃,到最后连克劳德都帮自己的儿子说话,直说雷克是烈日部落最强大的战士,但涉世未深,如果能随罗宾到曼陀罗主国历练一段时间对日后继承部落首领有极大的好处。

罗宾终于还是没办法推辞,于是只好同意。不过他却让雷克先去曼陀罗主国寻找母亲和二哥,令他们不必担心自己并带去父亲依然健在的喜讯。他担心自己长时间不归,二哥艾伦会如同约定的一样径自北上寻找自己。雷克连忙同意,但却因为不认得艾琳娜和艾伦而苦恼。罗宾于是便画了两张画像交给雷克,以他的画法造诣很轻易的便把母子两个画得活灵活现,想认不出都很难。

罗宾带着雷克与烈日部落的人们依依惜别,乘着两匹骏马一路向南方疾驰而去。他们却不能从北极城横穿而过,于是只好绕了远道翻山越岭的长途跋涉。十几天后,雷克和罗宾分道扬镳,径自向着曼陀罗主国的国度奔去。

两个人在荒山野岭之间跋涉的时候,罗宾却不知道北极城的伯格怀揣着尼尔森的密信已经出现在曼陀罗主国的国都。只不过凭着伯格那微末的骑士资格想要直接面见国王简直是痴人说梦,于是在尼尔森的建议下,伯格首先找上了曼陀罗主国的大法官巴特莱。

巴特莱年过五旬,司职曼陀罗主国的司法事物,是国都中的风云人物。而尼尔森之所以让伯格找上巴特莱,便是因为巴特莱一家与四叶草家族向来不睦,如果知道自己的来意势必要倾力帮助。

果然巴特莱对伯格表现得极为热情,甚至引其到家中盛情款待。

是夜,巴特莱安排好伯格的住处之后,将妻子及两个儿子都召进了密室,并将尼尔森的亲笔信递给妻子仔细阅读。

鲜少有人知道巴特莱是凭借什么平步青云的,而知道的人也都讳莫如深。不过人们如果知道了巴特莱妻子的身份,便会恍然大悟。

曼陀罗主国并非只有四叶草家族声名显赫,千百年间有无数庞大的家族在历史上烙印下属于自己的名字。而巴特莱的妻子唐娜便来自一个庞大骑士家族||先王之剑!

先王之剑家族的祖先曾是曼陀罗主国开国皇帝的左膀右臂,为开疆扩土立下了赫赫战功,所以这骑士家族的势力之庞大难以想象。巴特莱正是依靠着妻子背后庞大的势力成为了主国大法官,仕途一路平坦。而巴特莱本身并没资格与四叶草家族没任何仇怨,纯粹因为是唐娜与蓝道夫的儿子曾有过一桩常人不知的往事。

这下好了!蓝道夫纵容罗德里格之子修习黑魔法,这可是杀头的重罪!巴特莱的大儿子埃弗里兴奋的道。

唐娜那瘦削的白皙脸孔上也露出了迥异于平日的阴狠,冷笑道:蓝道夫一家一向谨小慎微,想不到终于还是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中!

巴特莱谨慎的道:四叶草家族势力庞大,想要动蓝道夫一家势必会遭到其他两家的报复,夫人您真的想好了吗?

住口!唐娜丝毫没有给自己丈夫任何颜面,冷笑道:不要忘了我为什么要扶植你成为大法官!如果不是要对付四叶草家族,你根本不必做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巴特莱尴尬的看了眼两个儿子,终于还是没敢发作。

二儿子安德鲁仔细看着尼尔森的亲笔信,忽然露出一丝贪婪的微笑道:母亲,我能不能拜托一件事情?

唐娜换了一副温柔的表情,微笑道:唉呦,我的乖儿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有什么拜托不拜托的。

安德鲁嘿然笑道:母亲,儿子在一年前曾见过蓝道夫的孙女卡萝,那一瞬间……安德鲁似乎竭力的想要描述自己的感受,不过却最终词穷的道:总之儿子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发誓非她莫娶!不过我们两家一向不睦,恐怕她看不上我。但是如果用这件事做要挟,恐怕也由不得她不答应嫁给我啊!

唐娜一愣,旋即苦笑道:天下女人无数,安德鲁你又为什么只想娶这个女人……

大儿子埃弗里脸上颇有懊丧之意,瞪了眼安德鲁后苦笑道:母亲,您难道没听过卡萝吗?她可是整个芙拉沃大陆内最美丽的花朵啊。她今年刚刚成年,据说去蓝道夫家提亲的媒人已经踩烂了他家的门槛呢。他似乎责怪自己没能多动些脑筋而被安德鲁抢先一步,如果真能娶到卡萝为妻,管他什么两家的仇怨,根本不会在他们兄弟两个的考虑范围之内。

唐娜苦恼的摇摇头,虽然不想放弃这扳倒蓝道夫一家的机会,但却耐不住安德鲁的苦苦哀求,最后只好同意道:也好,先娶了**的女儿也好!不过等你们结婚之后,我还会继续追究他们的责任,这一次一定要让他们蓝道夫一家灰飞烟灭!

哈哈!我只要卡萝,管她的家人是死是活?安德鲁兴奋的窜起来,开心得上窜下跳,配合着那贼眉鼠眼的消瘦面庞活脱脱就是只猴子。

明天你就和父亲一起动身,带着那个北极城的家伙,一起把蓝道夫和卡萝还有那个罗德里格家的大儿子一起带来国都吧。唐娜挥挥手,转身走回卧房。巴特莱苦笑着看着妻子的背影,到最终却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曼陀罗主国幅员辽阔,从北方冰原一直到位于南端的南极城有漫长的路程。罗宾一路上跋山涉水,在与雷克分别之后却仍足足跨马疾驰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来到了南极城中。

他未及梳洗,便风尘仆仆的径自找上了南极城魔法大公的府邸。当他报上身份之后,魔法大公府的门卫却露出了古怪复杂的表情,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将他请到了客厅中等候。

片刻后,从客厅后门匆匆赶来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这妇人面色白晰、五官绝美,虽然已近不惑之年但却有种令人窒息的美态,能看出昔日年轻时肯定是个风华绝代的旷世佳人。只不过她脸上有种浓浓的忧色,双目红肿似乎刚刚哭过的样子。罗宾连忙站起身来,恭敬的点头施礼。

妇人仔细的看着罗宾,忽然红肿的眼中再次噙满了泪水,她匆匆来到罗宾面前,抓起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颤声道:你就是罗宾了吗?我听卡萝经常提起你呢,果然和你哥哥长得很像啊。

妇人的亲切和慈祥顿时感动了罗宾,他微笑着问道:您应该是柏沙阿姨吧?我听过卡萝的名字,她应该和我同岁吧。

他虽然没来过南极城,却知道蓝道夫有个儿子叫法兰克林,他的妻子叫做柏沙,与罗德里格在同年得了一对儿女,便是自己和那个素未谋面的卡萝了。

柏沙连连点头,垂泪道:难为你还记得我们,一年前卡萝从北极城回来还说你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想不到一年后你已经恢复神智了啊。

哦?卡萝去过北极城?罗宾困惑的问道。

柏沙笑了笑,叹息道:看来你对四年内的事情还是记不得了啊。从你出事之后,公公和你父亲费尽心力也不能令你恢复,不过公公最后还是让卡萝去北极城照顾你,每天早晚两次用生命魔法温养意识海,希望能唤回你的灵魂,但是卡萝在北极城一住就是两年多的时间,终于还是以失败告终,她也不过是一年前才回到南极城的……

一番话好像开启了罗宾脑海中一扇隐匿的大门,一片片恍惚的记忆终于被联系起来。早在罗宾冲出北极城的那晚,他在邦妮的窗前就有过一瞬间的闪念。那白衣如雪的娇媚身影,还有那阵阵温暖柔和的生命之光,原来竟然有个女孩曾经默默的守候在自己面前超过两年的时间!

罗宾竭力的想要回忆起卡萝的面孔,只是因为那四年间他魂游大唐,烙印在他脑海中的不过是片片残念,印象中的那白衣女孩只是如同雾里看花,朦朦胧胧的根本看不清容貌。

能守候一个白痴超过两年时间的女孩,即便貌似无盐又如何呢?她的内心比国花曼陀罗还要美丽啊。

罗宾痴痴的想了片刻,随后微笑问道:柏沙阿姨,我大哥凯撒呢?他如果知道我来了,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的。

阴霾笼上了柏沙苍白的面庞,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罗宾,如果你早来十天,应该还能见凯撒一面,但是现在……她欲言又止,脸上满是浓浓的忧色。

罗宾一愣,他已经察觉出柏沙从出现到目前为止都表现的六神无主,似乎有极大的心事,这让他也开始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连忙询问究竟。柏沙这才将心中的担忧和苦闷向罗宾倾述出来。

原来十天前一场突然的灾难降临在蓝道夫家族头上,主国大法官巴特莱带着北极城的伯格突然出现在南极城魔法大公府,同时来自先王之剑的近百个强大骑士将整座府邸团团包围。他们显然早有预谋,将正在府中的凯撒就地逮捕,并以包庇窝藏黑魔法师的罪名向蓝道夫下达了逮捕令。

要知道黑魔法是千百年来被人们所唾弃仇恨的禁忌魔法,窝藏黑魔法师的罪名可大可小,但鉴于巴特莱一家与蓝道夫家族的仇怨,谁都知道这下子四叶草家族的朱红之叶大难临头了。

当天,巴特莱就将蓝道夫和凯撒送入了囚车押往国都,而甚至连卡萝都被一起带走。即便南极城的城主出面斡旋也无济于事,整个蓝道夫家族自那一天开始便惶惶不安,为将要到来的灾难而担忧恐惧。

听着柏沙将经过娓娓道来,罗宾的心逐渐沉了下去。在曼陀罗主国的法律中,黑魔法师是要处以火刑的!人们相信只有光明之火才能将黑魔法师的邪恶焚烧殆尽!虽然大哥凯撒根本称不上黑魔法师,但落在与蓝道夫一家有仇的大法官巴特莱手中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蓝道夫爷爷怎么能束手就擒?如果他要反抗的话,就算巴特莱把皇家骑士团都带来也带不走他们吧?罗宾连忙问。

柏沙苦笑道:你不熟悉你的蓝道夫爷爷,他老人家这一生对曼陀罗主国忠心耿耿,与国主陛下也交情笃厚,所以怎么可能公然拒捕。

罗宾叹息了一声,心想蓝道夫爷爷真是愚忠,却不想国主陛下如果真的有心维护他,又怎么可能对巴特莱的举动视若无睹。

唉,可惜的是法兰克林这几年一直在永恒之塔,否则他如果在家里,我也不会这样六神无主了。柏沙叹息着。

她所说的法兰克林便是她的丈夫,蓝道夫的独生子了。罗宾对这位魔法痴印象颇深,法兰克林在十年前便游历天下,也曾到过北极城与罗德里格交流魔法经验。罗德里格后来曾对罗宾说,法兰克林极有可能成为百年来第一位走入永恒之塔的魔法师!而果然如他所说的,法兰克林在五年前便进入了永恒之塔,而罗宾则是在其之后的第二年第一次走入北方冰原……

永恒之塔,整个芙拉沃大陆上魔法师的梦想之地。它藏身在曼陀罗主国南方那一片杳无人烟的大沙漠中,据传说已经拥有超过五千年的历史!永恒之塔中隐藏了魔法的真谛,数千年间有幸进入永恒之塔并走出来的魔法师都成为当代赫赫有名的圣魔法师或魔导师!而永恒之塔踪迹难寻,与其说是魔法师们在寻找永恒之塔,倒不如说是永恒之塔能挑选有资格的魔法天才。最近一百年来还从没有人进入过永恒之塔,所以法兰克林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魔法界,给古老的四叶草家族带来无尽的荣誉。

只是法兰克林这一去便是五年,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他已被永恒之塔中的魔力侵蚀,成为永恒之塔的一部分,再也不会走出来了。于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开始用种种恶毒的猜测和不屑的调侃对这位魔法天才的嘲讽非议,彷佛忘了他们昔日是如何的恭敬谦卑。

蓝道夫一家在舆论中从未发表过任何意见,因为无论是蓝道夫、柏沙还是卡萝,都相信法兰克林一定会成功走出永恒之塔回到家人的身边。

罗宾黯然看着柏沙,劝慰道:柏沙阿姨,您不必过于担心了,我这就启程赶往国都,看看能否帮上什么。说着他便与柏沙告辞。

柏沙却硬留他吃了顿饭,并为他准备了骏马和路资。最后,柏沙拿出了一件暗红色的袍子披在了罗宾的身上,柔声道:看你的衣服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就换上这件吧。法兰克林十年前曾穿过它,你和他的身材真的差不多呢。

罗宾默默的看着柏沙,彷佛能看到她眼底那混杂了期待、担忧和怀念的感情,于是也不推辞,只用坚定的语气沉声道:柏沙阿姨,您放心吧,蓝道夫爷爷因为我大哥受的牵连,我们罗德里格一家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无论怎样,我都会把蓝道夫爷爷和卡萝平安的带回来见您。说着他向柏沙点点头,快步走出门外飞身上马,向着北方疾驰而去!

柏沙默默的站在魔法大公府邸的大门外,看着那红衣少年一骑绝尘,脸上满是错杂的表情。她现在便是南极城魔法大公府的主事人,如果不是为了朱红之叶那许许多多的族人们,她早已向那少年一样向着国都飞奔而去了。

这孩子,能看出来是个古道热肠的人啊。柏沙喃喃自语着。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异能小说 玄幻仙侠
异能小说
异能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异能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仙侠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仙侠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笑翻你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联系QQ: